每每来到这个博客空间,总是自己感到一丝丝困惑的时候。

最近几周或许是四年来最为惬意的时光。选择了保送本校的研究生,考研,就业的压力一扫而光。看着周围的同学,半夜十二点伴着蹒跚的步伐回到寝室,方才觉得自己的选是明智之举。

没有了什么英语,思想政治课此类的鸡肋课,只剩下了代数,复变,泛函,外加一门导师让看的数论。一周三个上午有课,别的时间就泡到图书馆了。

回想过去的几年里,后悔没把主要精力放在专业课的学习上。大一时想改行搞物理,大二时整天编程,建模,考各种没用的证,参加各种没用的比赛。拓扑,概率,微分方程,微分几何,在脑海里一点印象也没有。大三迷恋于弱智游戏,恍惚了半年,实习了半年。大四了,回过头却发现自己什么也没学好。自己确实该补救自己当年的致命错误了,还好自己最近也的确这么做了。

几年来,第一次看到了战友的身影,而以往总有孤行者的意味。和一起被保研的同上研一的课,有了问题还有人讨论交流,最近才发现,自己不是一个人在战斗。还有一个刚来的大一的,别的学院的,立志要搞数学,几乎逃了所有的专业课,和我一起在图书馆磨数学。遇到不懂的总问我,时有被问住的,为减少尴尬,自己只能恶补分析和代数了。

有句话叫:天道酬勤。确实在我身上有所印证,全心投入建模的时候,接连拿到了省的一等奖和全国二等奖。计算机一二三级,英语四六级认真地准备了,然后就一无例外地一次性通过了。只是感觉这些准备太耗我的元气了,而且很多准备是没有必要的。最近,全身心投入专业学习,没想到数学竞赛竟然有机会去参加明年的决赛,是天上掉馅饼?还是上天确实在酬劳我的勤奋?不得而知。

有时候,困惑自己钻研数学到底为何故?高斯,欧拉的成就不可企及;希而伯特,庞加莱也绝非此等小辈可以仰望得到;华罗庚,邱成桐,陶哲轩,恐怕也是遥不可及吧?那自己还搞数学做什么呢?仔细思量,自己只是为着那个不可能的梦,放弃了别的一切。

而另一方面,为了名和利去搞数学,是对数学的亵渎。既然敢以选择这一行,就意味着自己敢过一辈子清贫的生活。成功与否,标准在自己,不必为闲言碎语所迷惑。要真心做好学问,首先要有一颗踏实的心,不可好高骛远,追名逐利。要敢于默默无闻,清贫一世。不可能每个人都当欧拉,而且数学里确实没有什么金山银山。

探讨数学最大的动力或许在发现的乐趣,在求索的乐趣,在获取新知的乐趣。而这些乐趣,还有待天性愚钝的自己去发觉。

附带提一提最近看的书吧。绝望的感觉真的挺可怕,Hungerford的代数读起来就有这种感觉,好像在啃烂骨头。读了好几遍,还是有种不知所云的感觉,换了一本Rotman的高等近世代数,才发现别有洞天。或许因为前者的书不那么适合自学吧!泛函感觉俄罗斯柯氏的函数论与泛函分析初步确实详尽易懂,不愧为顶尖数学家的力作,张恭庆的泛函分析讲义比较简略,证明过程需要自己补充步骤。Stillwell的数论基础太简单了,尽量在两周之内搞定吧!

复变有一本《复分析可视化方法》,材料非常丰富,也确实极具启发性,激动人心地读了几章,而钟玉泉的复变函数论读起来感觉也挺好,清晰明了,习题丰富,适合自学。可惜,小平邦彦的复分析还没时间拜读。按理说,大家之作,应该不会太差吧!每每感觉不好时总是来这里发发唠哨,然后继续自己的旅程。附带提一提最近看的书吧。绝望的感觉真的挺可怕,Hungerford的代数读起来就有这种感觉,好像在啃烂骨头。读了好几遍,还是有种不知所云的感觉,换了一本Rotman的高等近世代数,才发现别有洞天。或许因为前者的书不那么适合自学吧!泛函感觉俄罗斯柯氏的函数论与泛函分析初步确实详尽易懂,不愧为顶尖数学家的力作,张恭庆的泛函分析讲义比较简略,证明过程需要自己补充步骤。Stillwell的数论基础太简单了,尽量在两周之内搞定吧!复变有一本《复分析可视化方法》,材料非常丰富,也确实极具启发性,激动人心地读了几章,而钟玉泉的复变函数论读起来感觉也挺好,清晰明了,习题丰富,适合自学。可惜,小平邦彦的复分析还没时间拜读。按理说,大家之作,应该不会太差吧!

每每感觉不好时总是来这里发发牢骚,然后继续自己的旅程。